»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银行 | 勋章中心 | 发布伴奏教程 | 社区 | 标签索引 | 无图版

我对网站还不了解,先了解一下

伴奏酷→伴奏下载翻唱音乐网 -> 回收站 -> 《东方财富》带计划快三邀请码怎么获取【焦点访谈】
 XML   RSS 2.0   WAP 


--> 本页主题: 《东方财富》带计划快三邀请码怎么获取【焦点访谈】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dahua1




级别: 禁止发言
精华: 0
发帖: 5208
威望: -2307 点
伴奏酷金币: 626191 伴奏酷金币
支持度: 0 点
注册时间:2021-08-17
最后登陆:2021-09-0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东方财富》带计划快三邀请码怎么获取【焦点访谈】





随 机 事 件哈哈,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天上掉下 11 个金币砸在你头上!


带计划快三邀请码怎么获取 【邀晴玛960-33333】【網纸 zhgcw60典com】一
   “爸爸,妈妈,我的裤子破了一个洞,你们怎么?”小手里拿着她的一条牛仔裤拼命地在头上甩着,“呼呼”作响,然后随手把它扔给我们。她那表情显在说“还能穿吗”。
   妻子接过仔细一,一个洞,能两个拇指,像一个的、饥饿的嘴唇,活生生地长在裤子膝盖上面一点的位置。她苦笑着:“可惜了。要补,可现在没有工具了,只能扔了,再新的呗。”
   “可是我很喜欢这一件,况且也没穿几次呀,蛮新的。”小依依不舍地瞅了瞅那条牛仔裤,歪着头着妻子,“不行,我不要别的,就它了,妈妈。”
   “不要闹了,你又不是没有衣服穿,干嘛非要这件呢?”妻子满脸不悦,阴着脸,“你也不要这么任性和。”
   “爸爸,你你们说的话,平时要求我们小孩子要节约,不要浪费东西,可妈妈却又要扔掉。”小拉着我的衣袖,带着不满的口气,瞧着我。
   我有点为难地皱起眉头,也有些不知所措,一脸辜。
   “来来,拿来给奶奶。”坐在门口晒太阳的母亲,满脸笑容,朝我们招招手。小抓起裤子,屁颠屁颠地跑向奶奶,好像到了希望一样,嘴里还哼着歌。
   “你们,这么新的裤子,补一补就行了,扔了蛮可惜的。你们也是,现在什么东西,一丁点的破损,动不动就扔;这可是败家呀。才没过几天的好日子,就好了伤疤忘了疼,唉……”母亲扶着墙艰难地站起来,指着我们俩奈地摇着头,“宝贝,走,奶奶给你补补去。”
   说着,她们祖孙俩就走母亲的房间,嘀嘀咕咕个不停。屋内动静蛮的,好像在什么东西,不时传出小的声,像是发现什么宝藏似的。
   我好奇,悄悄地来到母亲的房间外,探头往里。
   咦,母亲什么把她的缝纫机给翻出来了。她用一块干净的棉布细心认真地着,把台面和车身擦得铮亮,就像在给小孩子擦一样。小在一旁得像一只见到萝卜的兔子,又蹦又跳的,使劲拍手叫好。
   “奶奶,这是什么东东呀,我怎么没有见过?”
   母亲一脸慈祥,轻声慢语:“这是缝纫机。”
   二
   母亲贤惠,勤劳,虽然不识字,可心灵手巧、好学,不懂就问人家。我们兄妹几个小时候的衣鞋帽,都是母亲在煤油灯下一针一线给熬出来的。她做的千层底布鞋我穿在脚上,显得龙腾虎跃,她做的衣服合身得体,让我充满自豪,她做的帽子暖呼呼的,为我抵挡寒风冷雨。
   听母亲说,她针线活是跟姥姥学的。
   母亲生在山里,姥爷是个庄稼能手,还是种植烟叶的好手,姥姥和姥爷靠种地养猪烟叶养活了五个儿女。母亲在家里排行老,姥姥姥爷要外出干活烟草等,母亲就担起照顾们的重任。那时候因家里太穷,母亲不能读书,十四五岁就不得不跟人到外乡打工,学煮制糖,学裁缝做衣服。在外乡打工学手艺时候,再苦再累呀,活再重,母亲也不会说半个怕字,只是担心与牵挂家里的姥姥姥爷以及弟妹们,时常在夜里独自一人流泪,但第二天一起床后,又咬着牙继续笑着干活。后来,还是因为家里劳动力不够,母亲又不得不回来帮姥姥姥爷领着弟妹们,下地挣工分。正因这一段外出打工谋生经历,让母亲意识到读书识字的重要,为此她总是叮嘱们要好好读书,不要当瞎字眼人。对我们兄妹几个的学要求更是十分严格,容不得半点粗心意、怠惰,她可不希望我们再吃她不识字的苦。
   母亲嫁到父亲家时,姥姥姥爷问母亲要什么嫁妆时,母亲眉头都不皱一下,脱口而出:“就要一台缝纫机,别的,啥都不要。”
   “什么,一台缝纫机!”母亲的话,就像午夜惊雷把姥姥姥爷和父亲炸得惊呆了,就像被卸掉了下颌般,嘴巴久久拢不上。
   那时候,两家子女都比较多,家徒四壁,穷得叮当响。父亲回忆说,那时家里连燕子和蜘蛛都懒得来搭窝,他去见母亲相亲时,穿的衣服都是借别人的。见面礼,也就是一条一两斤的鲤鱼(而且是在河边捡的,别人炸鱼漏下的),丢死人了。一台缝纫机,在当时可是户人家的件随礼呀。
   姥爷对母亲奈地苦笑着说:“妞儿呀,你,你这是发哪门的呀。”
   父亲听了母亲的话后,当时都不敢正眼母亲一眼,心里拔凉拔凉的。这回婚事,准黄了。
   谁知,待到母亲过门时,舅舅他们还真的抬来了一台缝纫机,风风光光的,姥姥姥爷笑得合不拢嘴。村里人说父亲肯定是上辈子积德修来的福,才可娶到母亲,这样贤惠的女孩。听到这番话,父亲心里甜丝丝的,不得不低下男人傲慢的头颅,小心翼翼地围在母亲的周围,怕被别人抢跑了。每每见到那台缝纫机,提起这些,父亲眼里就流得意的神采,母亲的眼神都是暖暖的。
   母亲一直有个心愿,希望开一个属于自己的裁缝店,用她的缝纫手艺带给伙方便,也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但自从嫁到父亲身边后,她和缝纫机的对象,只是我们几个家人而已,没能物尽其用。那是因为父亲常年在外面工作,跟人家修建房子,漂泊不定,一年到头呆在家里头没几天;那时,家对于父亲来说,就像旅馆一样,只是个歇脚的地方罢了。所以,操持这个家的担子,就全落在母亲身上,几十年来,一个女人家把这个家里里外外操持得妥妥当当,有声有色。在“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的年代,布票紧缺,母亲总是会在每一年的年关前,想方设法扯上丈把布料,亲自量尺寸,做纸板,画图,裁剪,缝制,挑灯夜战,一坐就到鸡叫二遍才灭灯,“哒哒哒”的缝纫机声也才息声。
   年三十晚上,人穿上崭新的衣裳、平实而又暖的布鞋,伙脸上洋溢着说不出的喜悦,母亲自然也得意地笑了起来。
   三
   母亲,是普普通通的山地女人家,从此过惯了苦日子,却从不抱怨,是天生的乐天派,急性子。
   那几年,父亲到外省当放排工,经常是一去就一年半载,有时甚至连春节都不能回家。家里只有母亲,我和两个。父亲不在家,我们兄妹又都上学,家里就苦了母亲。她没黑没白地干活,替人打零工(锄地除草,挑砖瓦),揽针线活(纳鞋底、缝车篷等)。家里吃穿用的,我们兄弟书钱,一应小支出,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开始还可以将就应付过去,但自遭后,家里的猪鸡鸭一下子全部遭殃。身为长子的父亲,在爷爷过早过世后,还要照顾好奶奶和两个叔叔和姑姑,虽然能给家里寄钱,但到母亲手里的就所剩几了。母亲没说什么,只是更加力地干活。那段日子里,缝纫机经常彻夜不休地响,“哒哒哒”的声音把我们送入梦境,又把我们叫出梦乡。
   尽管如此,日子还是越发艰难。我着母亲一天天头发灰白起来了,心里万分焦急,十分地痛。每天放学回来,就帮她干些零活,挑粪水浇菜地,捡牛粪作肥料,搓棉线,或者上山采草药摘野果,拿去集市上。
   有时,着母亲那凸起的颧骨,高高的尖尖的,像把刀刃割在心上。我说:“妈,你就歇会儿吧。”
   “傻孩子!”她总是给我笑笑,回我一句。
   夜里,一来,总听到“哒哒哒”的声音,开始还觉得蛮好听的,低低的,脆脆的,像窗外的雨点敲打芭蕉叶。后来,就越听越难受,像许多的针扎在心上。我就咕噜爬起来,说:“妈,鸡都叫三遍了,你还没睡!”
   她还是对我笑了笑,说:“快了,还有十双鞋垫就够着,过了秋天,你们又是新学期呀……”
   上个学期,为了凑够我们兄妹的学费,母亲东借西凑,还是缺几块钱。她急得发疯似的,嘴里都起了火泡,连水都咽不下去,后来她给人家跪下,才勉强凑够了我们的学费。现在,她就早早做了准备。
   我怯生生地说:“妈,这书我不念了,回来帮你干活,出去打工挣钱吧。”
   “啊,说什么?有这个念头,还能把书读好?快别说。”母亲吃惊不小,手一顿,给针扎出了血,她赶紧用嘴巴吸上几下,满口怒气。
   我坐起来,睡意朦胧的眼睛:“妈,读下去又有什么用?了还不是回来当?不如早早回来打工挣钱,我还可以养话你们呀。”
   母亲呆呆地坐在缝纫机前,好像是在狠狠地咬着她的手指头,好久才说:“娃儿,你说这话,刀子般扎心。你不读书了,叫我怎么向你爸和那些借钱给我们的乡亲们交代呀?”母亲伤心了,眼泪“吧嗒吧嗒”滚下来,低咽着。
   我害怕得不敢再说下去,马上求饶:“妈,我错了,我读,我一定好好读书,再不敢说这话了,我保证。”
   母亲突然扑过来,把我紧紧地搂住,像是怕我走似的;她沾满泪水的脸使劲在我身上蹭。又手忙脚乱地熄灯,说:“妈睡觉,马上睡觉。”
   那夜,母亲一直搂着我睡。
   自这以后,母亲就像那一直上着发条的钟,连轴转。白天忙着地里活,夜里就忙着踩缝纫机赶工做鞋垫、布鞋,再到姥爷那里拿些烟叶、成捆草绳跟村里人去南、榜圩、雅龙、六也、登排等圩集日子赶场东西。那时候乡下不通车,都是走路的,一般是在凌晨两左右三两结帮摸黑出发,晚上十一二两点才到家。赶上出门,母亲手也是空闲不得,常常随手扯些野菜,腋下夹一把柴火。
   那些日子,苦得没说的。即便是这种两头黑的生活,从没见过母亲摇过头、叹过气,家里外面,到处洋溢着她爽朗的笑声,闪动着她风风火火的身影。着母亲如此拼命,我们兄妹几个也不敢怠慢,作业尽量在学校就做完,回到家,就自觉地做饭,喂猪喂鸡;去地里挖红薯木薯,捡黄豆柴火,只为了让母亲在饭桌边多呆哪怕一分钟。夜里,我们就枕着缝纫机的“哒哒哒”声入睡,美美的甜甜的,有时候会笑出声来。听母亲说,有时还会流口水呢。
   我那时也开始有模有样学起她,一放学回家,一路见啥能用的东西,像枯树枝,干玉米秆,就捆好拉回来,野菜之类的也塞满书包,一蹦一跳地跑到母亲面前“邀功”。每回,母亲都我的头笑着说:“娃儿长了,能挣钱啦。”随后就递给我一个玉米饼,满眼的得意。
   母亲知道我喜欢书。赶集的日子,我一到书摊,脚步就灌了铅似的迈不开,直勾勾的眼光离不开那些小人书和连环画,每一次逛集回来,我的情绪就十分低落,梦里还在叫那些书名,以及书中人名呢。但苦于家里经济拮据,手头紧不起,她很失落。夜里,母亲常守在我身边,暗暗落泪,埋怨自己,对不起我。有时候,我醒了,就瞧见母亲擦干泪水,更加拼命踩那缝纫机,脸上更加坚毅神情,有时还会边踩边笑,居然还笑出声来。
   一次,母亲去六也赶集回来,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了,我已经进入梦乡,却被的母亲摇醒。
   “猜猜我给你带来什么好东西?”
   “油馍”我说。
   “不对,再猜。”她笑着我。
   “麦芽糖”
   “再猜。”
   “”我想这回肯定猜对了。
   她还是在摇头说不是,急得我要哭了。见我那急样,她才从身后翻出一个包了几层的布包里,掏出了几本小册子。
   我惊叫起来,哇!小人书,《西游记》,《草船借箭》……好多呦。我不顾夜已深,就在煤油灯下美滋滋地起来。那一晚,我就抱着那几本书睡,嘴里还不停地叨念着书中人物。
   几乎从那时起,我就地读起书来。每天晚上,要是书累了,有些倦意起懒性时,听到那“哒哒哒”的响声,抬起头来一,母亲还在踩着缝纫机赶工干活,顿时倦意全,脑子马上许多,返身又埋头起书。那“哒哒哒”的响声,就一直伴随着我的整个小学,中学时期。
   对于母亲的这台缝纫机,一直是个迷,它到底怎么到母亲手里,舅舅和们都在埋怨姥姥姥爷偏心眼,但姥爷姥姥只笑笑,说句“嫁妆罢了”,就闭嘴不谈了,再逼,姥姥姥爷就生气,家也不敢再问了。后来,我缠着姥姥问,姥姥才透露实情,原来是母亲拿出自己几年打工攒下来的钱让姥爷帮她的。可母亲,至今都没给家说过这件事。
   四
   “爸爸,你,奶奶补得好好呀。”小欢声雀跃地跑过来,递给我那条裤子。
   真的很好,母亲用她的巧手在那破洞上,缝出了一只憨态可掬的卡通小猪贝奇来,旁边还绣上一朵向日葵花。太有才了。
   房间里,那“哒哒哒”的声音,一直在响。母亲还在空踩着缝纫机,她腰板,全神贯注,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嘴角牵着一缕浅浅的笑。
   我白,缝纫机已经成为母亲人生的一部分,既是她一生发奋持家的帮手,也是她艰辛勤劳的伴侣。她喜欢那“哒哒哒”的声音,那是她心灵深处最美的旋律,奏出她对家庭和生活的比热爱和乐观态度。
   我抬起头来,望着天花板,一直忍着,不让那东西掉下来……
   (原创首发)
  
  
  


[楼 主] Posted:2021-09-08 11:40|
〓男歌手伴奏列表〓 〓伴奏酷黄金VIP区〓 〓女歌手伴奏列表〓 〓伴奏酷伴奏发布完整教程〓
顶端
伴奏酷→伴奏下载翻唱音乐网 -> 回收站


本站声明:本站为开放式网站,网站只作为会员发布的存储空间,站内所有伴奏均为网友上传,仅为用户学习提供方便,下载内容仅做试听和参考,以及翻唱学习之用,任何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或者转发,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出现问题或纠纷本站将不负任何责任(包括法律责任),会员上传作品请务必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否则一切后果自行负责! 伴奏的版权属原唱片公司或作者本人所有,原唱片公司或作者如果认为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website.service08@gmail.com告知,我们会立即删除。


另:本站拒绝一切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背的言论,违者交公安机关处理.本站所发文字和图片信息仅代表发贴人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Time 0.036810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