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银行 | 勋章中心 | 发布伴奏教程 | 社区 | 标签索引 | 无图版

我对网站还不了解,先了解一下

伴奏酷→伴奏下载翻唱音乐网 -> 回收站 -> 《新闻发布》大发代理最高邀请码【分享破解】
 XML   RSS 2.0   WAP 


--> 本页主题: 《新闻发布》大发代理最高邀请码【分享破解】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dahua1




级别: 禁止发言
精华: 0
发帖: 5208
威望: -2307 点
伴奏酷金币: 626191 伴奏酷金币
支持度: 0 点
注册时间:2021-08-17
最后登陆:2021-09-0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新闻发布》大发代理最高邀请码【分享破解】





随 机 事 件哈哈,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天上掉下 10 个金币砸在你头上!


大发代理最高邀请码 【邀晴玛22222-523】【網纸 zhgcw85典com】
   我在胶东,她在南。相距遥远。后来父亲要我到南方求学,城市很,见到也不认识。我因不愿继母,初中一便报名下农村,她从另一学校走到一起。在共同劳动中,相知相爱,憧憬着未来。千里姻缘一线牵。女人心细,考虑全面。父亲做过师,她是我的长毛。
   62年父母动员返乡务农,她说继母抱怨你不听话,就听她一次。我说:“家乡很苦,爷爷难说话,你会后悔的。”她说:“别人能过我们也能过,我们有两只手,可以创造想要的一切。”有她鼓劲,我也振奋:“我听的!”
   乘两天两夜火车,在潍坊下火车,没钱住旅馆,在汽车站抱孩子坐了一宿。街上到处是煤灰,远处在叫:“尝尝我滋味,品品我趣味!”朝天火锅发着咕噜声,浓浓的肉味飘入鼻孔,孩子馋得伸手要,但囊中羞涩。她谎说不好喝,哄骗孩子。见孩子流着涎水。妈心里不是味。又折腾一天,乘车到县城住一晚。
   一早,邻居推小车来接。刚下过雨,砂石路面冲刷得一道道,积水路上,不赤脚不行。她第一次赤脚走路,硌脚疼,不惯。要淌过小河,浑浊的水掀起浪花,挽裤脚试探着,石块硌脚生疼。不断“哎呀”叫,走得鲜血直流……
   好容易走到家,村里来了南方媳妇不胫而走,弯曲的烫发第一次见,觉得很稀奇,像欣赏怪物一样络绎不绝。有些嫂掀她裙子,她光洁的内有没穿……
   六十多里的跋涉,她脚撵起泡,腿酸疼,走路一拐一拐。
   好容易到家,真想倒头睡个痛快。爷爷说,炕太陈旧了,炕洞内积满灰尘,影响排烟。要我们赶快打掉,重换新土坯。并请来了邻居做砌炕匠人。我和她做起小工。
   要把土炕刨开,把土坯搬到抬筐中,要我俩抬街上,堆积起来做肥料。共有六七十片土坯,毁掉旧的,要换新的。来回不空。当时街面房子被医院占用。我们只能由后门进出。要过三槛,经伙间,过道,半个同,转圈子才能抬到街上。我个高,重量全压她肩膀,肩膀红肿了,渗,直喊疼。绳子短了,显得更重,长了,跨不过门槛。我尽力让抬筐靠我,但迈不开步……
   祖母把我叫到一边,呵斥道:“没出息,几辈子没见女人,给老殷家丢人。多少让点行了,恨不得自己全扛着,真!”知道心疼我,不惯妻子,但法解释。只推托说:“奶奶我知道了,她初来乍到,让她慢慢惯!”祖母弯了我一眼:“就会惯老婆。今后日子还长!有你苦吃,没出息!”
   抬完了土坯,还要抬土,挑水,加上压软的麦草,搅成泥,抹平压实。然后再烧火烘干……
   妻子肩膀高起,染红衣服……虽然劳累,但祖母在一边直憋嘴。对我抱怨:“娶媳妇要娶泼辣棒实的,像东邻二曼,骡子似的,推车刨地,样样像小伙子。那像她泼不,干一点就叫苦,太娇气。像花瓶,好,不实用。”
   祖母端来瓦盆,让妻子做饭。妻子不知如何下手?望着盆不知挖多少面,加多少水。半天怵在那里,急得一头汗,不住抹泪。幸亏年迈的曾祖母见了,才挽起袖子帮助重孙媳糅合,妻子在一边观察,用心学。
   队里干活,别的不会干。让她牵牲口。矮瘦的个子牵着头牛,两只犄角很,不时地触到妻子瘦小的。地面不平,深一脚浅一脚,土坷垃硌脚,妻子不会走。后面扶犁的老汉不时用语指挥着牛,妻子听不懂‘哩哩啦啦’提示,扶犁人不讲情面,不住地呵斥:“走哪去了?眼望前面,你瞎呀?”……
   妻子很茫然,不知该推还是拉,更害怕的牛角……
   三年的末期,吃花生皮患浮肿人仍多。瓜干都发霉变色了,仍要煮了塞肚子。她在南方吃惯米,咀嚼干硬的瓜干牙酸,像干面一样难下咽。嚼一口瓜干要喝十几口水才能吞下。妻子吃得少,仍要下田干活。又黑又瘦。端午邻居送来几只粽子,祖母分给我们一人一只。妻子眼睛一亮,狼吞虎咽吃下,我可怜她,便将自己的剥好扔她碗中。祖母愤怒地狠狠白我一眼,巴不得将我眼珠都要挖出来……
   下田路上,妻子拣到几棵挂满豆角的毛豆棵,可能是有人喂牲口掉的。剥出豆,烧饭放到菜里。祖母很生气,逢人便说:“孙媳妇又懒又馋,毛豆没熟便馋的煮吃了,不会过日子!”
   妻子整天跟着下地,学方言,慢慢与人交流。劳动,慢慢熟悉了。婶把她夹在当中。妻子干活慢,太认真。锄地,施肥,这边帮一把,那边帮一段,可以一起前进。整地装小车,虽一人一边,装好好,总帮她几铲……晚上记工分,从没克扣一点,妻子很感激。
   62年,是农村四清时期。我曾祖父30年代闯关东在绥芬河与苏联做生意,做俄语翻译,回家置土地。后来父亲参军,地耕种不过来,便雇长工。土改时被评为富农。爷爷少年跟曾祖父闯关东。在哈尔滨生活三四十年。原在伪做出纳。东北被区公所编。因老人需照顾,便辞掉工作返回故乡,成富农继承人。
   爷爷接受,凡事唯唯诺诺。但对儿孙却一言九鼎,唯我独尊。他读过私塾,喜欢书。尤其喜欢传记,崇拜孔孟圣贤,朱熹,范仲淹,诸葛亮,岳飞等人物和现代鲁迅,,郁达夫等名人。讲起来通今博,头头是道。
   爷爷小时当过学徒,扫地,烧水是老本行。回乡见街上有落叶,便主动拾起扫帚,扫得干干净净。农活一样不精,锄割不用提,耕耧在头里。不是说他会耕耧,而是指只会牵牲口。小时没下过地,年纪了弯不下腰,除了抬粪,法安排活。间苗坐小板凳,拿火钳夹拣花生……他干一天,别人勤勤手少抽袋烟便解决了。
   爷爷从不娇惯孩子,对孩子严厉。夸别人家的孩子懂事,总嫌自家孩子。回点心、水果,宁可坏了,烂了,霉了,也不给孩子。理由是“不想惯孩子,他们有吃的日子。”也从没夸过我,抱过我。
   回乡时我有两个孩子,人口多了,祖母不情愿有限的粮食与我们分享。当年中秋节,趁我田里干活之机。便与我分家。别人都送饭,唯独没我的。我肚子饿得咕噜叫,也只好回家。妻子抱着在炕头哭泣,炕上堆着瓜干,黑面粉,还有一瓢豆子。锅冰冷,里面什么也没有……爷爷奶奶没商量突然分家,我什么也没说,欲哭泪,赶紧盆子和面做饭。时已过午,肚子早饿了,我求妻子烧饭。妻子说:“我吃不进……”我说:“了半天活,肚子早饿了。以为有好吃的,老远跑回来。孩子也饿了,做吧,日子还要好好撑下去!”妻子说:“地瓜片没处放,堆炕上,睡觉怎么睡?”我一下将瓜干几下推到炕旮旯里说:“这又不会坏,推地上,睡够了再堆上来。活人还能让尿憋死?”妻子破涕而笑,忙去盆子……
   妻子告诉我,爷爷了鸡,肉,鱼,在西间过节。馋,闻到香味闯过去,被推出门,关门时被挤疼了脚,呜呜哭。我心疼地,眼里泪水,脚是红肿了。我说:“幸好没伤着骨头,给点教训也好,你再馋!”
   黑面凝性,怎么也不粘合。用盘子,也不行。凑合着摊开,用刀利成条状,烧开水,下到锅中,又散了,成了糨糊。妻子直流泪,我和孩子却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难忘的中秋节,吃着面糊,开启生活的序幕……
   我是男劳力,拼命争工分养家糊口。家务,老人,孩子全由妻子处理。妻子管得比我多,都围着她,她。成了有权威说了算的,
   为了孩子,妻子学做饭。干活时不停地问婶,虚心讨教。有时还到邻家观摩。
   三间屋住两家,各烧各的,各端到房间去吃。不会烧,就煮瓜干,打玉米面稀饭……
   过了年,医院搬走了。我们搬到靠街的房子。到我处玩的人多了。姑娘小伙在家不动手,到我家成。手把手地教妻子做饭,擀面,烙饼,发馒头,炸面鱼,包饺子……妻子认真,很快掌握要领。还学会了纳鞋。
   妻子要学纺纱,邻居见纺的不匀称,说:“可惜了,还是我来替你纺吧!”妻子坚持要自己学。一宿不睡的摇动纺车,慢慢琢磨。最后纺出来的线一样粗细,非常均匀。自己又学着织成布。
   妻子做的饭菜,全队羡慕。每次送饭来都想品尝。逢到苫屋,修房,都争着帮工。她人缘好,为我增光添彩。
   的短裤裆,不美观。妻子托裁缝改一下。裁缝说:“都这样,不能改。”妻子说:“按我划的线用洋机踏一下就行!”裁缝也不,把短裤往地上一摔,说:“你会弄还我做什么?没工夫伺候!”再也不理妻子。妻子从地上拣起来,赌气走了!开始下田提篮,拔青草,挖野菜,喂养肥猪。年底换成钱,托人了一架缝纫机。自己学着做衣,也方便了村里的姑娘媳妇。南方亲人给她寄来裁剪书,裁缝剪,碎布,便拼接一起,给孩子做衣服,做床单,被褥,门帘……我家成了村里许多姑娘学地……妻子没忘给爷爷奶奶更新被褥,经常洗涤。做好饭,第一碗便让孩子送给老人……到了节日,便让老人同我们一起吃。
   为了养家,多挣工分,我俩跟着下田,把孩子扔在家。邻居婶子着可怜,会递给孩子干粮,水。即便睡在街上,爷爷也视而不见,从不过问。妻子养得鸡有时钻进爷爷家,爷爷怕鸡遭塌他的花,便用木棍掷,扫帚打,把鸡了,下软皮蛋,妻子抱着鸡心疼得直抹泪……
   生产队开不到支,常年欠款。一年忙到头,吃不到肉,整天喝凉水,地瓜放在地窖难保管,常年当主粮。只为活蒸几只玉米饼子……
   下田归来,要忙吃的,没等吃好,又催促下地。晚上归来,筋疲力尽,真想歇歇,妻子又张罗浇菜园,我不想去,妻子说:“不种菜又没钱,为了孩子,再累也得挨……”只好听的,忙完回家倒头便睡。妻子要准备天的饭菜,为老人和孩子缝补衣服,也没忘饲养的猪羊兔和鸡鸭……
   爷爷频频发信,向他两个要钱。不给钱便把厢房拆掉,木料。爷爷在前,曾资助了好多乡亲,投奔延安和区,现在都成厅局级的。将我娘结婚时的衣柜了做路费,到宝鸡,南宁,趁当年资助的在位,借机游玩。生产队不少人为我不平,说我整天干活,仍用泥砌的厨柜、桌子,应该帮一下。后来总算给我一挂钟。据说是我出生时,哈尔滨的好友送的。
   爷爷常对我讲做人道理,引用书和毛语录……有时很忙,也只得静静地听。
   爷爷觉得我父亲是军官,对家贡献太小。说双皮鞋十多元,可够他生活两月了。诅咒我继母抠门。有次去石家庄,没人接他,他不甘心,便到车站要他们与,派车来接。为此事我父亲非常生气。我爷爷来几次熟悉公交路线。但爷爷固执,不称心什么事也能做。
   东北叔叔是,忠厚老实。爷爷觉得窝囊。回老家时有些东西放在那,几十年后不到了,怀疑被变,藏匿了。气得说:“我也不知哪去了,你上告我吧?”爷爷住到东北的街坊邻居家,闹得满城风雨……
   62年回乡时,曾祖母还健在,她很慈祥。很喜欢我南方媳妇。有次去邻居喝喜酒,用手帕包着几只肉丸,偷偷地塞给曾孙媳妇。不料被爷爷到,一下将手帕打翻在地,用踩了一脚说:“不能这样宠爱!”
   在农村艰苦生活了十八年。家都苦都累,也不计较。精神的痛苦却难忍受。受家庭成分影响,我成靶子,孩子参军入团上学望。妻子也受到。我痛恨自己的出身,真想离开家庭。妻子依然照顾着老人,亲手将许多亲人送上天堂!
   二祖父同我爷爷不是亲兄弟。曾吃过我曾祖母奶。胜似亲兄弟。二爷爷几个月,排行,我爷爷老三。他是种田能手,耕耧锄割,苫屋,赶车,驾驭……所不能,所不精。我回乡,自留地,苫房子,都多亏他。
   二爷爷最缺点是嗜酒如命。不吃饭可以,没酒不行。一沾上酒,不酩酊烂醉不罢休。喝酒便一醉倒地,什么也不能做。因为爱酒,分得口粮,特别是地瓜干,全换酒喝进肚子。喝光了,便到我处来‘借’。每年都到我处‘借’走不少。每逢年节,来客人,他不请自到。他的亲戚来拜年,也领到我这里,连他一起招待……
   青岛的儿媳来他,来到我处。关照他说:“景东上有老,下有小,也很拮据,你赌口气,少给他添麻烦!”他信誓旦旦:“我向来不给他们添麻烦,我全是自力更生。我麻烦他什么了?”望着我门上的春联,理直气壮,“世上难事,只要肯登攀!”想证自己,本可厚非。但面对儿媳,说我对他照顾太没良心。眼见态度骤冷,我非常不悦,觉得二爷爷太良心!
   79年,我的生活出现转机,锡市要我返城。我四个孩子,的19岁,小的9岁。我俩也40岁了。临走,我求爷爷房子可以给生产队或出租,但决不让二爷爷住。爷爷没有响。
   我回到南方,爷爷仍然让二爷爷住到我的房内。我爷爷理论。爷爷说:“我俩是兄弟,在一起可以互相照顾。”
   后来,爷爷想到南方,征得父亲叔叔同意,便接来一起生活。生活费由父亲叔叔承担。没有房子,便在院子里用石棉瓦搭了一间。爷爷很满意。谈起老家房子,爷爷说:“已450元过户给二爷爷!”我很惊讶:“二爷爷穷得叮当响,哪有钱房子?”爷爷说:“都是自家人,只是。说好了,如果你要,还可赎回来!”妻子说:“爷爷,前面房子了,你后面房子路可走,谁还敢要?”爷爷尊重妻子,觉得对不起她。胸有成竹地说:“这事好商量,我到青岛跟他打声招呼,赎回来就是!”


[楼 主] Posted:2021-09-08 11:50|
〓男歌手伴奏列表〓 〓伴奏酷黄金VIP区〓 〓女歌手伴奏列表〓 〓伴奏酷伴奏发布完整教程〓
顶端
伴奏酷→伴奏下载翻唱音乐网 -> 回收站


本站声明:本站为开放式网站,网站只作为会员发布的存储空间,站内所有伴奏均为网友上传,仅为用户学习提供方便,下载内容仅做试听和参考,以及翻唱学习之用,任何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或者转发,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出现问题或纠纷本站将不负任何责任(包括法律责任),会员上传作品请务必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否则一切后果自行负责! 伴奏的版权属原唱片公司或作者本人所有,原唱片公司或作者如果认为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website.service08@gmail.com告知,我们会立即删除。


另:本站拒绝一切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背的言论,违者交公安机关处理.本站所发文字和图片信息仅代表发贴人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Time 0.034881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