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银行 | 勋章中心 | 发布伴奏教程 | 社区 | 标签索引 | 无图版

我对网站还不了解,先了解一下

伴奏酷→伴奏下载翻唱音乐网 -> 回收站 -> 《2021黄金中投》注册彩神云系统注册邀请码【焦点访谈】
 XML   RSS 2.0   WAP 


--> 本页主题: 《2021黄金中投》注册彩神云系统注册邀请码【焦点访谈】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dahua1




级别: 禁止发言
精华: 0
发帖: 5208
威望: -2307 点
伴奏酷金币: 626191 伴奏酷金币
支持度: 0 点
注册时间:2021-08-17
最后登陆:2021-09-0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2021黄金中投》注册彩神云系统注册邀请码【焦点访谈】





注册彩神云系统注册邀请码 【邀晴玛22222-523】【網纸 zhgcw45典com】●
   来敬老院上班已经第四个月了,我的失眠症从来这里之后一直法缓解。
   人随着年龄的增长,对生命的发生了变化。从苦难中走出来的我,回首往事,不到了殷实感,于是我选择了一次走弱势体的路。正月初十中午平阳湖上白鹭如雪片般飞扬,我在雪花的扬扬洒洒里欣喜若狂,湖面富有诗意与祥和,我被这幅壮美的画面轻而易举俘获,在我去平阳湖隔壁敬老院面试工作时,欣然接受了这份特殊工作。
   第一天上班时,我的内心阳媚,有种少有的冲动。我所面对的地方,在我眼里是座神庙,一种敬畏油然而生。対来的新人,敬老院的老人挺稀罕,他们在楼栏上伸出头张望,也有指手画脚的人,我的目光与他们的目光对接时,有一种说不出的异常,让我感到了不自然。
   工作实的前三天,我随着老员工从西二楼北边开始。进入老人生活区域,一种异味迎面扑鼻,我皱紧眉头,拉紧了一次性口罩。工作人员告诉我,来这里的老人,全属失能人,他们不同程度的缺陷,丧失了劳动能力和自理能力,日常除了打扫卫生,照顾老人用餐,主要是时时他们的安全。着老员工熟练地整理床铺、拖地、擦窗户,我为老人暗暗庆幸,的优越感在他们的残缺不全。一位年过七句的清瘦老人,一边与我搭话,一边挪动着沉重的脚步,春天的阳光在他脸上打了个勾,我相信他是最早遇见阳光的人。
   第二天的实区域在西一楼北,八点二十左右,我尾随着另一个女员工进了老人房间,“把裤来!”女员工的话音落地,我见瘦高个老人慢悠悠地撅出的光,急忙扭过了脸。余光中,女员工趴在老人裤裆了,让老人把裤子提了上去。她嘟囔着:”幸好裤子上么遗漏下屎。”又是一股异味扑来,我奋力着床头柜、衣柜、窗口、门框、拖地,驱赶着不来路的骚气。房间里,卧床的老人病怏怏地抬起头,问我是阿达人,我如实回答了老人。房间外,有人用手撑着地面挪步,也有人在轮椅上,一位颤巍巍的老人,扶着墙进了卫生间,尾随的吵杂声时远时。
   第三天实的区域在东二楼东,由于这个区域员工休,我第一次进了老人房间。老人房间按两人合住,是根据状况合理搭配的。面对着一张张陌生面孔,我一一打了招呼,老人围着我,有些手忙脚乱地干着手里的活。铺床、叠被子、拖地,里里外外开始忙活。一位老人端来一盆衣服,用手奋力比画着,我示意他放在了房间门口,又有老人端来衣服,我起来端到一楼洗衣房,用洗衣机清洗干净,晾晒在阳光里,也将自己晾晒起来。这个暖洋洋的中午,我与老人们一起晒太阳,一起守护着方寸的安逸。下午时分,工作人员给老人理发、剪指甲,我急忙掏出记录了美好的瞬间,对来这里工作的人员生出些许敬意,在她们中间我有种自豪感。
   第四天实的区域是东一楼北特护区,这里三个房间六位老人,四位卧床不起,我被安排拖地,掀开第一个房间门帘,刺鼻味呛得我喘不过气,我尽量屏住呼吸弯下腰拖起了地。靠窗户住的是一位爱读书老人,他戴着一副视眼镜,手里半举的已经被翻阅得发了毛,岀于对文化的尊重,我的呼吸也匀称了,仔细打量着这个瘫痪的文化人。老人清瘦干炼,一囗关中中部青化腔调,老员工告诉我,爱读书的老人,曾是科班才子,学中医的,瘫痪后被送进了敬老院。我边拖地与老人搭了话,拖把在墙角、柜子下来回拖,我认为洁静是文化人应有的氛围,我的到来一定能帮他完成。老人见我拖得认真也就不客气,将床头柜下杂物挪开,示意我拖一拖,我从椅子边挤过身,刚弯下腰,坐便里的糊状黄粪便与我碰了个正着,一阵胃呛得我泪花乱溅,我坚持将地拖完离开,在房间外口呼吸。文化老人若其事地翻着书,一种屈辱将我推到墙角,我丧失了文化自信,被文化深深羞辱了一次。
   午饭时间,我被安排给特护喂饭,我端着半碗饭掀帘而进,门口平躺的老人直勾勾地盯着我,听说他已失语多年了。靠窗户的男孩是个畸形儿,他的故事早有耳闻,当我真正站在他面前时,心里有种说不岀囗的慌乱,喂饭的勺子开始抖,那个张的嘴,与张牙舞爪的四肢,让我从下手。一旁的老员工,告诉我别让他佝偻的挂住人,饭直接送嘴里,畸形儿嘴的一张一合,我的心开始颤栗,这个孩子他的希望只在一日三餐间。这一天,我过得有些揪心,对这份工作有了新的认识。
   第五天公室我谈话,我略加考虑签订了这份工作,一种本能应和责任感使我选择了这份工作,想尽自己绵之力为他们做些事。第五天我在东一楼南区正式上岗,照管八个老人的日常生活。第一个的老人是名氏王杏花,七十多岁,据敬老院工作人员介绍,王杏花是位拾荒,没有户籍,更没有姓氏,是从救助站移交而来,敬老院给取名王杏花,她失禁,行动自如,时常操着手,高昂着头巡查着院里的一举一动,不多言一句。正式上岗的第一件事,我将王杏花老人带进,衣头到脚冲洗了一番,给她换了身干净衣服,垫好尿不湿,老人着陌生的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照顾的第二个老人姓蹇,是位精神症女人,六十五岁左右,她意识模糊平时串房随手拿老人东西,多半时间是在房子的。她见我笑,笑得我一身不自在,她的拉在房子便盆,引导着她会端进厕所自己倒掉。我照顾的第三个女人与我同龄,不到五十岁,下肢瘫痪生活不能自理,据说她来敬老院两年,从未出过房间门,她的歌声时常飘进院子。
   另外五位老人都是男性,年龄七十左右生活基本能自理,走他们的生活,生存的惨烈处不在。那位姓孙的老人,半身不遂后遗症,一只手柱着一根棍,另一只胳膊在膝盖,举步维艰,到他我仿佛见母亲当年的模样,一种酸楚袭来,忙低下头将床单上老人皮肤病脱落的皮屑一遍遍清理。另一位推轮椅的老人,一双眼睛直勾勾地打量着新来的我,他的床铺零乱不堪,一起务工的同事提起他直摇头。姓郭的老人,患有脑梗后遗症,他言语不多,驼起的背如驼峰,推着小车在院子锻炼。还有两位老人在东二楼南边房间,他们均为失语老人,听说姓杨老人的老伴前几年去世在敬老院,他是敬老院唯一有过家眷的老人。
   春天的路上,敬老院里的玉兰树次第花开,花海隐匿处,一种残缺的疼痛,距我越来越,致息感压抑着我呼吸不顺畅。在有花有阳光的地方,我遇见了他们,有哭、有笑、有嚎叫、还有说不出囗的挣扎,这是个凄惨的豁口,我极力用悲悯缝合,伤口被我越捅越。
   樱花树下一条路指着归来,熙熙攘攘的人,在围墙里守望着他们的时光。在敬老院里,我的日常工作从每天查老人房间开始,接着打扫房间、床铺,以及室内消毒,还有敬老院的工作流程。我被残缺的影阴射中,阴云密布中,我的世里少了阳光,我的梦变了色彩,灰暗笼罩了我的白昼与黑夜,寝食难安,我挣不脱甩不掉,高度紧张失眠症复发,我跌入他人低谷,法预料天的阳光在那里。
   在春天,我是带着阳光追赶行程,在敬老院,我成了超度者,用虔诚护送那些去往另一个世的人,我左右不了谁先来,死亡的那一夜,我的失眠症加剧了。
   ●
   夜幕降临,我与工友第一次值班,为老人守夜。那些孤残的影子,不协调的走动,还有不能发声的人,和浑然不知所向的人,不如意统统丢给了黑夜。我在暗淡的灯火里巡查,不安悄悄爬上了心头。
   楼层里传来老人的啼哭声,由远及,我在黑夜檐下张望,顺着幽幽的灯火,见一位佝偻的背影,将哭声带进了院。这位爱哭的老人,他的故事带有色彩。听说老人爱画画,家惯叫他画家,老人遇事一激动就哭,后来被人喊成爱哭的画家。听说老人会画画,我象在寒冬见阳光一般稀罕,专门去老人房间,翻阅了老人画册,一幅幅人物肖像画面,多来自三字经的图案,逼真生动。一位半痴半傻的老人,他的内心世守望着传统的贞操,让人刮目相。画家告诉我他没有笔画画,我将自己包里的两支笔送给他,期待能藏他一幅画。据画家乡里的人说,画家曾在村里井台照碑上画过一条龙,栩栩如生,他确实有着艺术天赋。画家来敬老院之前,居定所,他曾去陵园偷食祭品充饥,也曾在果树地简易棚子安身,他在风餐露宿里,保持着书、画画的惯。
   以后,每每听见画家哭,我都会上前安慰他几句,也送过他笔和纸,却再也没有见他画画。只是他的哭声渐渐多了,他被人抢了东西哭,拉不下屎哭,晚上睡不着觉也哭,总之他的哭声扰得整个敬老院的人心烦意乱。人们开始嫌弃他的哭声。在楼梯口遇到画家,一张皱巴巴的脸,被张的嘴占去二分之一,画家哭得昏天暗地死去活来,我有些哭笑不得,听说他勺子,送给他一把陶瓷勺子。往后的日子里,每每遇见画家,他都对我哭诉着要勺子,敷衍了几次后,了一个新勺子送给了他。
   又一个夜幕降临的夜晚,我第二次值夜班。一阵慌乱声传来,院子里有人传来话,那位姓李的老人离世了。我有些惊慌失措,不知如何应对,同伴让我上楼几个手脚灵活的老人帮忙,我三步并作两步爬上二楼电视房,招呼了几个老人,又匆匆赶往过世老人房间。远远地,一阵阴冷劈头盖脸而来,那个苍白的面孔,除了苍白还是苍白,不到一丁点的阳光。我没有勇气老人遗体,东跑西跑,东西,挖空了整个院子,一双双冷漠的眼神在黑夜里闪动。
   这个漆黑的夜晚,对那些见怪不怪的人来说,也就皱皱眉头而已。而我,在别人的死亡线上,,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是法镇定,法回避死亡。院纷纷赶来,过世老人穿戴整齐,一辆灵车徐俆开出,我没有听到痛失亲人的悲声,只听到有人寻问安葬费的来龙去脉。这一夜,我为这份工作沮丧,在没有悲的死亡中,我心力交瘁,所适从。借一堆火焰从跨下窜过了断了与之关联。在接下来的几日里,我多时间纠结着那场死亡,那场突如其来的不适应。
   在那个死亡的道场里,一位微驼的老人身影让我彻底记住了他。他着那具没有度的同伴,没有悲伤,没有慌乱,就像平常照顾病中同伴一样,帮他把衣服来又换上,临走拽了拽衣襟,还带着不冷不热的笑容。这位老人名叫余拴,他来敬老院好几年了,是老人中威望最高的一位。老余七十开外,瘦高个,也算硬朗。老余通常迈开的八字步不紧不慢,手里时不时的抡着不长的旱烟斗,他听力不好,说话吐字不清,敬老院里的小事务离不开他。
   清晨,当老人们正起床时,老余已站在了院子。他没有锻炼的惯,而是早早进特护房间,为不能下床的老人换尿不湿、清理粪便、擦脸,照顾病弱老人成了他的惯,卧床老人被尿酸酸红的地方,他用粉扑扑,换上干净的尿褥才肯离开。他从特护房间岀来,又招呼手脚灵活的老人打扫院子卫生,院子里的绿化带、走廊、中心,他都会指挥着一起打扫。老余总有忙不完的事,刚放下扫帚,又帮半自理老人锻炼,在敬老院老余是个暖的人,有困难的地方就有他的身影,和憨厚的笑容。也有人暗暗嘀咕:“人家敬老院有员,他跟着岀啥风头!”老余笑呵呵地出入,他耳背听不进流言蜚语。
   说他耳聋听不见,谁的轮椅上不去坡,他就能及时赶到,那位老人头发长了,他就按在小櫈子上,用电刮刀给理光,特护老人子长了,他会不声不响地去给理个净光,只要他到的,就有他做到的身影。敬老院有劳动付出的人,院里会有一些奖励,老余付出多院建议给他双份奖励,他只要了一份。老余与人为善,很少计较个人得失,帮别人是他的本能应,老余没有向任何人邀功,他以平常心关爱别人,就象关爱家人一般坦然。一次偶尔路过老余房间,他的床头上敬奉着释迦牟尼的画像,到它我什么都白了,智若愚非老余莫属。
   敬老院有位王姓老人,名字一个兴子,好玩的人每次从他旁边走过,免不了逗逗。他就象他的名字叫的一般高高兴兴,童心未泯。没有人能说岀王兴老人的具体年龄,老员工说八十肯定是有了。王兴老人矮矮的个子,和武郎有一拼,腿脚不连便,全凭木棍辅助挪动,失禁时有发生,走路跟蜗牛的速度差不多。老人高兴的时候,会在人堆放声说道不着边的调调,没几个人听得懂,他念叨得很起劲,听的老人也就乐呵呵地围来了。王兴老人最的困难走不动路,他去饭厅吃饭路上,常常被个子老人用胳膊夹进饭厅,这是我来敬老院到暖的又一幕。每次被人照顾,老人总会像佛一般笑呵呵的,张着嘴说不出口一个谢字,照顾他的人越来越多。
   三月的风吹暖了秦地,在这个与闹市截然不同的地方,常常被牵挂着。五星红旗在空旷的渭河畔随风飘展,白鹭的家园与这些孤寡老人为邻,他们居的栖息地,布满了各不相同的惬意。老人在阳光里晾晒愉悦。在敬老院中心,一追赶陀螺的老人,他们天真邪,对着滚动的陀螺寥寥几的牙齿,从皱纹里挤出来的笑脸,阳光刚好撞见。这一刻,所有的凄惨不复存在,老人们追着飞转的陀螺兴高采烈。一爱心,踩着三月的和风,为老人送来尽关爱,关注的感觉是甜的,那些孤独的人有了亲人,有了个衣食忧的港湾。清风绕着围栏修好,一流离失所的老人,他们挽着优越的臂膀抱团取暖,相携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楼 主] Posted:2021-09-08 13:01|
〓男歌手伴奏列表〓 〓伴奏酷黄金VIP区〓 〓女歌手伴奏列表〓 〓伴奏酷伴奏发布完整教程〓
顶端
伴奏酷→伴奏下载翻唱音乐网 -> 回收站


本站声明:本站为开放式网站,网站只作为会员发布的存储空间,站内所有伴奏均为网友上传,仅为用户学习提供方便,下载内容仅做试听和参考,以及翻唱学习之用,任何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或者转发,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出现问题或纠纷本站将不负任何责任(包括法律责任),会员上传作品请务必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否则一切后果自行负责! 伴奏的版权属原唱片公司或作者本人所有,原唱片公司或作者如果认为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website.service08@gmail.com告知,我们会立即删除。


另:本站拒绝一切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背的言论,违者交公安机关处理.本站所发文字和图片信息仅代表发贴人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Time 0.035634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