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尚未 登录   注册 | 银行 | 勋章中心 | 发布伴奏教程 | 社区 | 标签索引 | 无图版

我对网站还不了解,先了解一下

伴奏酷→伴奏下载翻唱音乐网 -> 回收站 -> 《今日报道》大发平台的邀请码【新浪财经】
 XML   RSS 2.0   WAP 


--> 本页主题: 《今日报道》大发平台的邀请码【新浪财经】 加为IE收藏 | 收藏主题 | 上一主题 | 下一主题
dahua1




级别: 禁止发言
精华: 0
发帖: 5208
威望: -2307 点
伴奏酷金币: 626191 伴奏酷金币
支持度: 0 点
注册时间:2021-08-17
最后登陆:2021-09-08
查看作者资料 发送短消息 推荐此帖 引用回复这个帖子
《今日报道》大发平台的邀请码【新浪财经】





随 机 事 件哈哈,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天上掉下 12 个金币砸在你头上!


大发平台的邀请码 【邀晴玛960-33333】【網纸 zhgcw93典com】一
   到了入伏的时节,便想起了种萝卜的事情来。
   “萝卜响,咯嘣脆,吃了能活百来岁!”这是我很小就知道的民谣。萝卜在东北人心目中的地位,是不容取代的,它的食用很随意,随便切上一块,便可嚼巴嚼巴进肚,是可以用来顶饥抗饿,拿来垫肚子的。东北的气候寒冷,长达六个月的冷霜期,它和白菜便要担纲起东北人的餐饮的主要角色,长达半年之久,叫它“半年粮”也是恰切的。
   在东北人的田园里,一定会有一块土地是留给萝卜的。我想起此时的管护站,真的缺少一块种萝卜的土地。忙去转一转,很快就选好一块空地。这里窝风向阳,土质肥沃,正是种萝卜的好地方。
   这块土地开垦起来不是很艰难,只是搂去表面的落叶与杂草,黑油油的土壤便露了出来。种萝卜基本是不用施肥的,腐殖土含有丰富的养分,可以保证能种出萝卜的。当我刨开的土地,一股泥土清新的气息便扑面而来,让人神清气爽。
   土地的气息如同人脉一样活跃,鲜活的气息非常浓郁,这是一个更的生命体,才能承载许许多多的生命。当我刨开这块土地,眼前便闪现出一个个生动的场面,虽然已经很久远了,却依旧那么的清晰。那是一个个丰的景象,正是从这块土地衍生而出,一幕一幕放映出来,让人怎么都不够。
   我所见的萝卜地盛景是这样的。那是一块山坡地,高低起伏,却因为生长出一片萝卜而显得生机勃勃。一条条土垅排列有序,也让一个个萝卜端庄稳坐,气定神闲。它们一个个顶着的缨子,像极了草编的伪装帽,更像是一个个淘孩子,刚刚稳住了心神,在那里凝神作态呢。
   这样丰的场面,怎么能少得了我们这些淘孩子呢?一个个萝卜抱在怀里,难免让人有了限深远的想象。母亲抱着一个萝卜,有人跟她打趣着,是不是又抱了一个?
   母亲笑盈盈地着在地里淘气的我,轻声漫语地回应着,有了,不想要了,倒是想要个闺女。家听了这话,不由地哈哈笑起来。那会儿,我正在萝卜地里,没边儿没沿儿地疯扯扯地淘呢,一身的泥土,让人几乎分辨不出我是谁。
   有个小伙子,抱着一个个萝卜,人家便这样问他,是不是想抱个媳妇?他歪脑袋想一想,嘿嘿一笑。抱媳妇谁都想,现在也只能抱抱枕头。他把抱萝卜想成了抱枕头,其实也很实际的,这个梦想也要先抱枕头去梦到。
   获了萝卜,可不是简单意义上的事情。在那个久远的年代里,萝卜竟然是可以填满记忆的精神食粮。我记忆里的萝卜地,就是这么淳朴,这么厚重,那里面包我的亲情,我的乡情,一直都在那块土地上疯长着,至今都没有停歇。
  
   二
   这块土地之所以能够种上萝卜,还是有些意外的。母亲那时候还很年轻,也非常健壮。她那时候是生产队的队长,一个女人担任队长,足见她的能力。她的田间活计拿得起,放不下,什么扶犁蹚地,铲地割地,一些男人都不是母亲的对手。我曾经亲眼见他,扛起一百根一捆的架条,轻松地走起来,如一阵风,让男人们都自愧弗如。
   这块萝卜地的开垦是很艰难的,这块山坡地可是块蛮荒之地,这里乱石密布,荆棘丛生,需要坚忍不拔的毅力才能完成。母亲带领着几十号人,顶风冒雪,忍受着常人不可忍受的艰辛,砍倒荆棘,搬走石头,翻开草皮,才在春耕之前,完成了对这块土地的平整。
   原本这块地是要种植玉米和豆的,然而在调配种子的事情上出现了问题。那时候,所耕种的土地,都是由上级来调拨的,需要申请才可以。在耕种这个问题上,有一定的局限性。没有种子的土地,是让人备受煎熬的。耕种日期硬是在这样的期待中,一步步远去,我见母亲流下了眼泪。在这个时候,她恢复了女人的一面,此时,我却觉得她与众不同,百炼成钢的,有了这样的,显得更加坚韧。
   土地不能白闲一年,种不上庄稼,就该种别的。时值入伏,就种萝卜。种子是不好去弄的,那时候,没有专门种子的,可以说,有钱没有地方去。不过母亲是有法的,她认识一位老农把式,虽然远在几十里外的外村居住,她还是把萝卜种子给淘弄来。
   “头伏萝卜,二伏菜”,这是我们当地的农谚,是绝对农耕经验,是不容忽视的。种萝卜的那天,我见种地的人们都是着腰板,不容一点点弯曲,都如的树干一般直溜。
   我见这个劳动的场面,猛然想起前段日子的木偶戏,母亲和众乡亲们,怎么就在一瞬间,都变成木偶了?我哈哈一笑,声音刚刚出口,却见母亲那严厉的目光横扫过来,把我的笑声拦腰斩断。这是正经的事情,可不是在开玩笑呢。
   这个疑问一直憋在心里,回家去问父亲。父亲不由地也笑了,给我的解释是,不弯腰种的萝卜,就不会辣。我听了这话,不禁更加迷惑,弯腰与萝卜有什么关系?是不是有些勉强啊?这些勉强,一直在心里憋屈着,直到我长了才白。我参加过许多的劳动,各种劳动都有着自己的约定俗成。比如,上山要拜山神,下河要拜河神。在东北,有些事情起来还不是这么的简单,如果你信这个就进来,不信就不要妄语,否则,就会有人来管你,怕你不符合家的默契,而坏了规矩。有些事情不要去问,心里知道了就好。有一句话叫“入乡随俗”,人家的规矩已经制定了许多年,是不容改变的,你来便来,不需要更多的语言。
   这个不弯腰种萝卜的俗,就这么在乡间流传。我没有仔细去追究这个俗的正确与否,种地那天是不是弯腰了?过段时间所长出的萝卜,弯不弯,辣不辣?这个似有些厘头的说法,在我的心中,还是扎下了根,永远都不曾忘记。因为有那年的事实存在着,一个个萝卜的成功,也就在预示着这个俗的性。这块地也就真的从此名声噪,“萝卜地”也成为专用地名,把那块土地标榜在家乡的版图上,成为永久的标志。
  
   三
   萝卜地在我童年的时光里,占有很的一个空间。那地里的萝卜如同一根绳子,把我和我的小伙伴们紧紧地拴在一起。萝卜地,我们天天都想去,却又心存忌惮。那里有个老头,天天拄根,站在地头,像轰小鸡一样轰我们。
   这老头我们都认识,他姓张,是村里的孤老头,没儿没女,一个人就住在村头的小草房里。他的岁数可是够的,一年四季,就一身蓝土布,没见过更换。因为他驼背,那背部衣服的颜色便浅淡了许多。脸膛上,虽然布满了深深的纹路,然而依旧可以见一条的伤疤,横贯额头。
   这道伤疤是他的荣耀所在,他每每说起这个伤疤,都会地眼神放光,精神抖擞起来。他以自己是抗联战士而自豪,他提到的最多的是王德泰,说这道伤疤是跟日本拼留下的。他雄赳赳气昂昂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活脱脱的英雄。
   只是,他的那段抗联,没有承认,便只能在我们村的小草房屈就。他的话说得多了,谁都觉得他是在吹吹牛皮,败败火。母亲是生产队长,我听见经常喊他“疤拉”,他很痛快地应着。这个脸部特征还是让他很认可,叫成一个名字,未尝不可。我叫他“疤拉爷”,他更喜欢,我远远地喊他一声,他便远远地应,声音洪亮。
   疤拉爷被委任萝卜地,中的就是他的那副认真劲儿,他可是够认真的,萝卜刚刚有拇指粗细,就在地边搭起了窝棚。萝卜地一片翠绿时,他已经搬去住了。我和母亲时不时还去他,他吃饭总是将就着,一块玉米面的饼子,硬撅撅的,他的嘴里没有几颗牙,下巴的山羊子都跟着咀嚼的频率在着。母亲带给他几个鸡蛋,让他自己做点鸡蛋汤,泡上饼子,可以软乎些。
   疤拉爷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母亲的做法。我知道他这个人,面子上硬,心里却软得很。他尽心尽责,把萝卜地当成了自己的家,就算是对母亲,对生产队的最好回报了,这些萝卜也就一个都不会少,个个平安。每一双觊觎的眼睛,也只能在萝卜地上面扫一扫,算是偷到了,别的就甭想了,他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铁栅栏。
   我和小伙伴们,被地里日益的萝卜吸引,想着萝卜的甜脆可口,直流哈喇子。我还是有法的,那天我来到疤拉爷的窝棚,和他在一起,让他讲故事。把注意力从外面回来,然后再下手。
   疤拉爷讲起他的故事,就好像打了剂一样,一下子来了精神。我表面专心致志地听故事,其实支棱着耳朵,在聆听外面的动静呢,心里忍不住着急。
   他讲了一阵,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便走出去,倒壶里的水,润润嗓子。这个节骨眼上出事情了,只听一声喝,下面的事情便都败露了。疤拉爷乐呵呵地回转来,指着我说,跟我玩计谋?行啊!小伙子以后肯定行!好你!
   他这口气说话,句句扎心啊。我把人家的信任,当成了鞋垫子,总是没法解释。
   我不知道怎么回的家。那几天,我一直担心母亲会拾我,惴惴不安地过去了几天,都没有动静,疤拉爷没有汇报,自己把事情给压下了。
   获萝卜的时候,我又去了萝卜地。这时候不见疤拉爷,他已经完成了任务,此时一定在他的小草房里,躺在炕上,腿,哼哼着小曲呢。
   第二年又是到种萝卜的时候,刚刚撒下种子时,疤拉爷来了个急病,没有什么征兆就去世了。他的后事都是生产队给的,还算体面。母亲给他缝了一身装老的衣服,让他板板正正地走了。只知道他姓张,叫什么也不知道。也就是那年的夏天,一张证书寄到了林场,转到母亲的手里,那是一张疤拉爷曾经的,他真的是一位抗联战士。
   那道墓碑立起来了,“鹏”这个名字,实实在在地刻到了上面。那张迟到的证书,被人宣读时,我好像见疤拉爷在不远处偷笑呢。
   我的管护站萝卜地,土垅打好,刨好了坑,点上萝卜籽。这一刻,我不禁腰板,一点都没有弯过。
  


[楼 主] Posted:2021-09-08 14:24|
〓男歌手伴奏列表〓 〓伴奏酷黄金VIP区〓 〓女歌手伴奏列表〓 〓伴奏酷伴奏发布完整教程〓
顶端
伴奏酷→伴奏下载翻唱音乐网 -> 回收站


本站声明:本站为开放式网站,网站只作为会员发布的存储空间,站内所有伴奏均为网友上传,仅为用户学习提供方便,下载内容仅做试听和参考,以及翻唱学习之用,任何人不得用于商业用途,或者转发,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删除,如出现问题或纠纷本站将不负任何责任(包括法律责任),会员上传作品请务必遵守《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计算机网络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否则一切后果自行负责! 伴奏的版权属原唱片公司或作者本人所有,原唱片公司或作者如果认为本站侵犯了您的版权,请来信website.service08@gmail.com告知,我们会立即删除。


另:本站拒绝一切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背的言论,违者交公安机关处理.本站所发文字和图片信息仅代表发贴人个人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Time 0.034744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